乘我现在受伤想来要挟我么?哼!“没什么

2020-06-05 01:35作者:admin来源:未知>次阅读

荆家别墅。“他妈的!”不大的书房里一阵怒吼,一个戴着无边眼镜的年轻男人睁着那双血红的双眼,脸色苍白地骂道。荆红香从来没见到自己哥哥这么生气过,更别说脏话了,不过看着自己哥哥生气的样子好吓人,这还是自己第一次看到哥哥发这么大的脾气呢。站在书房角落的红香不做声地看着荆卓文。“咳……咳……”牵扯到伤口的荆卓文一手紧按着胸口受伤的位置,一手扶着书桌。季安挥出的每一拳可不是开玩笑的更何况当时他的灵力已经消耗得差不多只有五层了,否则怎么会使出最后的保命绝招来躲过这一劫。这也难怪,他培养出来的js组织都是以近身战的好手,虽然灵力不深,但三四个配合起来还是很有威力的。另外荆卓文修行的是‘羿族’的典籍,最厉害的招式也是以箭为住,而且是远距离的,自己近身战根本只有招架能力。所以说如果荆卓文一开始就收起轻视之心,也未必会落得如此下场。“老板!现在我们该怎么做?”旁边一个光头大汉小心奕奕地问道。“给我盯住那小子的去向,只要我在m市一天,他和那几个小子就不会有好日子过!”荆卓文还是第一次受这么重的伤,再加上平时养尊处优,平时有事都是由js组织出面解决,根本没有他动手的时候,渐渐地也有了点傲气!此时突然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以荆卓文的为人怎么可能会好过。“是!我已经派人去搜寻他们的去向,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旁边那个光头大汉恭敬地回道。此时敲门声响起。“进来!”荆卓文不耐烦地冷冷叫道。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进荆卓文的书房,身后跟着个呆楞的保镖。除了羿清还会有谁。“听说荆贤侄受伤了,我特地来看看!”羿清眯着眼睛还是那副让人猜不透心思的样子,荆卓文心中暗骂道:老狐狸,乘我现在受伤想来要挟我么?哼!“没什么,一点小伤而已!不碍事,有劳羿老担心了!”荆卓文表面功夫还是要做做的。“听说贤侄找到几个御灵族余孽,还被他打伤,所以我就来了!现在感觉如何,我这里有颗‘还灵丹’拿去用吧!”羿清拿出一个四方方的盒子,轻轻打开,放在荆卓文书桌前。荆卓文瞟了一眼那丹药,心中微微有点惊讶,羿老头有这么好心,知道自己受伤就把“羿族”的疗伤圣药随随便便地拿出来,要知道这“还灵丹”在整个“羿族”也不过三十颗。就算打死荆卓文都不信羿老头会这么好心。“呵呵!只不过是小伤而已,羿老这么贵重的丹药我可受之不起啊!”哼!摆明是想拉笼自己,然后欠他人情。如果现在吃了这颗丹药自己的伤一定会在一天之内完好如初,并且灵力也会有所增长,但同时自己也会欠他一个很大的人情!如果以后有什么事找自己帮忙的话,自己很难推脱!这对于荆卓文这样的商人来说是种非常不利的事,所以他还是选择推脱,毕竟身上的伤就算自己慢慢调养在一个星期里也能恢复。“呵呵!这次来是为了找一个人的,这是她的照片,这个女孩子叫俞姚,如果贤侄有时间的话,还请多多帮忙哈!至于这丹药,还是给你疗伤好了,贤侄的身体可是最重要的!”假仁假义荆卓文是看多了,但像羿老头这么装模做样的可真是少见。荆卓文按耐住心中的火气,毕竟现在和羿清翻脸对自己绝对没有好处,相反还会给自己惹来杀身之祸。“多谢裔老美意,我就却之不恭了。但是……我做什么事,自有我的打算!羿老就不必担心了,我答应你的事不会耽搁的!现在我想去休息,失陪了!”荆卓文淡淡地说道,随即转过身对着身边那个光头大汉道“替我好好招待羿老!”“那贤侄就好好休息吧!我老头子也就不打搅了!告辞!”遂带着他的贴身保镖离开书房!“哼!”荆卓文冷冷地看着羿清离开别墅,眼中凶光时隐时现。“老板!要不要我派人……”身边的光头大汉摆了一个割脖子的手势,荆卓文冷冷地回道:“现在还不是时候!给我时刻监视他们两人的一举一动!”自己刚回来不久羿清就知道自己受伤,还清楚事情的经过!一定是派人跟踪自己,好狡猾的老头……荆卓文不知不觉间捏紧了拳头,指甲深深地陷进手心。但是当他看到裔老给他的那张照片时,却楞住了……上次他调查过和齐康相识身边的人的资料,其中一个叫俞姚,和一个叫白影的人是邻居,而且还是个女扮男装,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网没想到她竟然就是裔老要找的人,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网站真是什么都给撞到了。荆卓文心中冷哼一声, 安徽快3那张照片瞬间被他捏成粉碎:“明天去给我妹妹办理退学手续, 安徽快三把她带到国外去,这件事不能牵扯到她身上去。”“是,少爷!”※※※晴朗的天空万里无云,偶尔几屡微风抚过掀起绿油油的树叶“沙沙”作响!“你这么急去上课干嘛!反正过去你也是逃课,去不去无所谓啊!还是安心地在家里休息吧!”齐康打了打呵气,惺忪的睡眼显得他并不想这么早起来,毕竟昨天搬家他可是费了不少的力气,不过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打了个激灵说道:“听说那个荆卓文的妹妹和你同班,你该不会是拿她出气吧!”“我想找那天打败我的那个人!”白影直接地说道。“至于荆红香,我还没是理会她。你那四个活宝自然会对付她!”“嘿嘿!希望那四个小子不会把那个女的整死!不过祈辉那个混蛋今天一定要教训教训他!妈的,仗着是老师就欺负学生,说是比试到最后竟然来真了!我靠,差点打死你!”说到这里齐康也有了点脾气。“我不是找他麻烦!你也别去找他麻烦!咱们打不过他的!”白影回道。“至于荆红香,我想荆卓文早就考虑到这点了,我们哪有这么容易抓到他的小辫子。”“那该怎么办?难道就当上次的事没发生过?”齐康道。“我看得出他并没有恶意,你也别多想,如果他存心找茬对付我们,上次咱们都得死在那里!”白影回道。齐康不语,两人走着走着便来到了学校门口,看时间刚上课不久!教室里依然还在上着枯燥无味的课,蓝梦灵呆呆地看着离自己不远处的座位:他已经三天没来了,到底出了什么事?难道他是在躲着我?还是……甩了甩头,蓝梦灵将脑袋里胡思乱想的东西暂时抛开:自己怎么会为一个只见过几次面的陌生人有这么多想法,更何况自己连他的脸还没见过呢,真是中邪了!最后在蓝梦灵将自己三天两头冒出来的奇怪想法归类为“中邪”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教室门口,头发长长得挂在面门,挡住了他半张脸,一身简单的校服打扮,走势图分析嘴角微微上扬,看不出是什么表情,两手随意地插在裤袋里。这种打扮的人,在m市除了白影,相信不会再有第二个。“报道!”白影声音不是很大但却能让全班所有人听得清清楚楚。“进来吧!”任课老师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先批一顿然后再罚站之类的。因为对方是白影,这个三个小时就将所有科目的考卷全部写完并且满分的成绩,让他感到欣慰和惊讶。因为白影的出现让他感到这世界上还是有“天才”这种生物的。而那些学生也并没有露出惊讶的神色,因为他们都习惯了班级里有个‘怪胎’上不上课都无所谓,但每次考试几乎都是在前几名左右。到现在不仅是高一段的,就连高二和高三段的几乎都知道高一段有个学生,几乎不用上课就可以拿到高分的天才。也有人想过白影是不是因为作弊或者打通老师关系之类的高官子弟,但最后查出的结果和他们的想法完全不一样——他确实是天才。看着白影晃悠晃悠地跺到他位置上座下去,蓝梦灵心中顿时掀起一股莫名的涟漪,他……他出现了!但……但是自己怎么这么紧张!蓝梦灵心中慌乱地想到,本能地运起体内灵力,按照家族的某种运行路线似慢实快地在体内运转着。轻轻吁出一口起,刚刚紧张的感觉已经少了许多,看来自己的修行还不到家。白影走过荆红香的座位旁时,却发现是空的。看来和自己想的一样,那荆卓文比自己早一步想到了这点,看来也知道自己妹妹来学校的后果,现在恐怕准备出国躲避风头吧!齐康和四个怪胎刚上完祈辉的课之后,不约而同地跟到祈辉的办公室,第一次四个‘问题学生’主动去那个本来令他们感到恐惧的房间。“看来你们很想问一些事情!”祈辉开门见山地说道。“我想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齐康也非常直接地说出心中疑惑。“我……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人!你们就当我和你们一样的人就是了。”祈辉似乎突然苍老了很多,点了根烟,青色的烟气袅袅而起,弥漫在不大的办公室内。“切!装什么深沉!快给我说!”齐康根本不吃这一套。“哼,臭小子,就算我跟你们说,你们也不知道!”祈辉吸了口烟,缓缓吐出,模糊了他略显迷茫的脸。“哼!别这么自大,你懂的我们未必不懂!”“你们懂爱么?”祈辉突然问道,齐康他们楞了一下,老实说他根本就没谈过什么恋爱,他的生活中除了修行之外就没有什么其他值得去努力的东西,虽然现在多了一样东西叫友情,但他还是不清楚祈辉指的“爱”是什么东西。至于身后四个“问题学生”根本没接触过这方面的东西,更不可能知道“爱”是什么。“我爱过一个女人,但她却是我朋友的老婆。我知道她根本没爱过他的丈夫,和他在一起是因为一个承诺,一个狗屁都不是的承诺。正因为这个承诺,她被他丈夫打死了……呵呵……真他妈的!听起来是不是很像小说里写的肥皂情节。”祈辉苦笑道。齐康和四个“问题学生”呆呆地看着祈辉没说话,他们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他们不懂什么叫“爱”。但他们隐隐能看到祈辉刻意避开他们的双眼中冒出的那层雾气。此时敲门声响起。进来的竟然是白影!祈辉微微有些错愕,但马上又恢复过来道:“看来有多了一个要问的!”白影没说话,只是面对着祈辉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祈辉看得出他是在等待自己的答案。“你的伤好象好了,而且,也精进了许多!后生可畏啊!”祈辉笑呵呵地说道。“这都归公您的指导!”白影微微向祈辉点了点头,齐康对白影的举止楞了一下,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白影这么恭敬地和一个陌生人说话呢。他是不是吃错药了?近段时间变了好多。“没什么!这都是你自己努力后的结果,你没怪我下手太重已经给足我面子了!”祈辉微笑地回道“你想知道什么呢?”“我想知道,我是什么人?”白影非常简单地问道,他到现在还不清楚自己的父母是什么身份,白影唯一摸索得到的就是自己的父母都不是普通人。上次自己和祈辉交过手之后一直有种直觉,他知道的一定比自己的多,可能会知道自己的身份。“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是‘影门’之人,因为只有影门的人才会控制自己的影子。但是我看你又有点不像,因为你的灵力是我从来没见过的怪异能量!曾经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和影门的人交过手,他们的灵力和你的完全不同。”祈辉说道。“什么?白影是影门的人?”齐康惊讶地叫道。白影微微有些愕然:“那你能告诉我影门的一些事情么?”“唔……我只清楚影门是异者世界中一个非常神秘的门派,几乎没有多少人知道他们能力的特征,他们一般都不干涉世间的事情,也不会到尘世中行走。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的实力是最神秘的。我也只是在一次偶然的机会才知道影门之人有共同的特征就是他们能驱使自己的影子像人一样行动自如。上次看你的影子突然冒出来钻到你身体里,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影门的人会有这种技能。”祈辉说道。“那你知道这异者世界中,有没有一个眉心有着一颗显眼的红痔的男人?”白影有些紧张地问道。“在我见过的人中,没有这个人!”祈辉回道。“怎么?你在找这个人么?”“他是我的仇人!”白影冷冷地回道,仿佛想起了什么,转过身淡淡地回道“今天谢谢你,希望以后还有切磋的机会!”“我也是!”祈辉笑着看着白影离开了办公室!见白影准备离开,齐康也跟着出去道:“你是不是疯了!竟然还想和那个怪物打架,你知不知道上次……”“我信得过他,他在帮我们。再说,上次我过了一天就痊愈了!”白影转过身非常严肃地对齐康说道“……谢谢你!”“客气啥!嘿嘿,咱是好朋友嘛!”齐康看着白影的表情有点不好意思。“说实话,我发现最近你突然变了好多!”“哦?是么……或许……或许以前的我并不是我吧!”白影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带着微笑大步离开。齐康刚想跟上去,温素兰已经扯住他的衣服道:“康康,跟我说说什么是影门好不好?”说罢露出那副我见忧怜的表情。“呃……以后再说拉,现在回去上课再说!”齐康知道温素兰又要开始耍花招了,自己在她面前根本没有一点反抗的能力。“没关系!在学校里,除了祈主任我们还没怕过谁呢,现在更是不会怕谁了!快点跟我说说,那个白影怎么会是影门的人?他的生世似乎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看来这四个好奇宝宝又要开始挖掘个人隐私了。“我也不知道,影门和符门一样,是异者世界中最为古老和神秘的种族。至于具体的我就不清楚了!”齐康老实地将自己所知道的说出来。“哇!难怪白影这么厉害,能和祈主任对峙这么久!原来是影门的人,听说他能控制自己的影子,是不是真的?”温素兰说道。“恩!这是真的!你们如果想变成他那么强,就努力点修行,别浪费时间在一些无用的事情上。”“要你管!”温素兰说罢做了个鬼脸,身后阮玉等人根本就没鸟齐康说的话。齐康摇了摇头,轻叹口气转身离开。

  根据TMZ的报道,一件乔丹在1996-97赛季穿过的球衣正在进行拍卖,预计成交价将达到25万美元。

  福利彩票3D第2020075期开出奖号276,试机号为046。奖号类型:组六,大小形态:小大大,奇偶形态:偶奇偶。

,,广东11选5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

Powered by 湖北快3 @2021 RSS地图 html地图